主線任務三《天元秘境》05

天邊泛起一抹魚肚白,塗安生三度看見天元獸晃過此地——是的,三度。在那之前,塗安生又看見一次天元獸路過——終於忍不住開口了。

「你這是在做什麼?」

天元獸聞聲偏過頭來,露齒一笑:「早安啊!昨晚睡得好嗎?」

「如果不是你總是經過這裡打擾到我,我想我會睡得更好一點。」塗安生說。所以你這是在做什麼?」塗安生用下巴指了指他身後的一串幽魂,道:「不是說要趕快把那些靈魂送回現世嗎?」

「噢,對啊!」天元獸笑得有點尷尬,襯著那張憨厚的臉,更是有一股憨呆憨呆的氣息。

「但我好像迷路了,找不到回去我宮殿的路。」

塗安生頓時傻眼,這個理由無法安慰他熬了一整夜的心。

他只好問:「你的宮殿在哪兒?」

「在這方世界的正西北邊。」

塗安生一聽,立時下了吊床,招呼著天元獸隨他走。

「你去哪啊?」天元獸看著塗安生面朝他來時的反方向,不禁疑惑問道:

見天元獸毫不猶豫地點頭,塗安生才又道:「如果你覺得往東走可以回到你的宮殿的話,那你就走吧!」


晨間的密林空氣清新,涼涼的空氣配上溫煦的晨光,融合出一個適宜的溫度。塗安生覺得,既然自己已經跟天元獸一道了,就索性開始和這個與古籍傳說中不一樣的天元獸聊天。

「這天元秘境每百年開啟一次,每次仙魔論道都會在這裡舉辦奪旗比賽,你與這天元秘境共生,想來也引渡過很多次魂了,怎麼還迷路呢?」

天元獸聽了,思考了一下才回答。

「我平時不出門的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塗安生一追問,天元獸想想還是決定不要保留了,語氣略帶哀傷地開始向塗安生訴苦。

天元獸一般來說都宅在他的宮殿裡睡覺。他一開始也不是這麼宅的獸,只是活了太久,這一方天元秘境能被他跑的都跑過了,最後實在沒什麼再外出的興趣,顧而開始宅再宮殿睡覺。

習慣都是七天養成的,更何況天元獸睡了不只七天,他對這天元秘境的第裡掌握已經不比許久以前,常常東跑西跑的自己還要好了,故而才會迷路。

實際上,沒有意外的話,添源獸是根本不會出來的,他今天出來,是被一個人類男子騙出來的。據天元獸所言,那個男子有著一頭青色的頭髮,他在天元獸獸的宮殿附近弄出大動靜,讓天元獸不得不出門查看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接著就是一陣獵捕,那個人類男子企圖弄暈他,並且取得他頭上的角,天元獸為了掙脫這個人便跑了出來。

「你頭上有角啊?」塗安生語不重的地提了一句。

「有啦,你可以想像我有角的樣子,說不定就能看見我的角了。」

「那你的角能幹什麼?為什麼那人要去得你的角?」

其實天元獸的角也沒什麼功用。天元獸說,那就只是一個從他腦骨延伸出來的一段骨頭,若說要有什麼特殊功用,頂多就是對靈力十分敏感罷了,既不活死屍、肉白骨,也不是萬靈丹。

所以天元獸也不知道那個人為什麼要拿他的角。

「你既然問了我問題,那也換我問你一個吧。」天元獸提議道。

見塗安生點頭,天元獸便問:「這個人是誰?」天元獸伸出手指指了自己,他說:「你都不知道你昨天晚上看到我的時候好可怕喔!我都快被你嚇死了,這個人是你的仇人嗎?」

塗安生並沒有馬上回答,他們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,塗安生才說:

「不是,他不是我的仇人。」

「那就是恩人囉?」天元獸接著說。

「是吧。」塗安生撇了撇頭,把掉在頭上的落葉抖下去,又把落下到額前的頭髮甩回去,最後才說:「那是我的養父。不過他已經死了,所以你甫一出現的時候,我以為是遇到了什麼直指人心的妖獸要對我圖謀不軌。」

「哈哈。」天元獸笑了幾聲,肩膀都為之顫動。「原來如此,希望這有讓你感到一點安慰。」

「很可惜,並沒有。」塗安生毫不客氣的說:「我養父不會像你這麼呆。」

之後又是一陣冗長的沉默。這段路程頗長,他們有時開個話題,偶爾顧及塗安生目前狀況不好,休息一會兒重整方位。
最終,總算到了天元獸的宮殿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