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線任務三《天元秘境》04

天元獸,他被點名參加仙魔論道的時候,被幾個前輩師兄們補充了好幾堂小知識,天元獸就在被補充的知識之一。

然而塗安生之前只知道有這個存在,並沒對此多在意。先不說不是人人都見過天元獸,就算見到了,塗安生也不覺得他可以從天元獸身上獲得什麼感悟。

與天元秘境共生死的伴生獸?他這一生之於天道而言太渺小了,天元秘境與天道共存,代表天元獸大約也與天同壽了,這麼個老傢伙,塗安生覺得這種存在離自己太遙遠了。

「天元獸聽起來就不是人。」塗安生問出最關鍵的問題。

他的雙眼緊盯著對方,一點都沒放鬆的跡象。

「我長什麼樣子不是我能決定的。」那雙眼的眼神溫和,目光幽遠,他的嗓音低沉,讓人有被擁抱的錯覺。

他說:「見到我的人,心裡想著什麼,我就會是什麼,我會長這個樣子,也就代表你心裡想的東西是這個『人』。」

「放屁。」塗安生啐了口唾沫,道:「我現在想的是一條狗,你怎麼不是狗?」

「那就代表那條狗沒你想的人重要了。」天元獸還是不溫不火的,一點也不在意塗安生的態度的樣子。

突然地,天元獸問:「你想回長菁嗎?」

塗安生皺了沒頭,天元獸接著道:「想回去的話,要不要跟我來呢?」

到目前為止,塗安生心裡釐清了狀況,卻也抱持的緊剔之心。面對塗安生涼涼的視線,天元獸側開身體,露出身後那一串鬼火,塗安生聽見他說:「這些是在天元秘境中死去的人們,我必須送他們離開這裡,否則他們便會一直留在天元秘境,無法投胎。我的宮殿中有一個連結長菁的通道,我會透過那個通道返回這些靈魂,你也可以一起過去。」

塗安生聽了,卻沒走下吊床,反而躺了回去。

「那你去幹活吧!」他說。

天元獸這時真的訝異了。

「你不走,就要留在這裡了。」

塗安生不僅不為所動,口氣還不耐煩了起來:「我又累又痛的,現在不想走路!」

天元獸眨眨眼,嘀咕了聲「好吧」,面色看起來有點小委屈。

之後他就引領著靈魂離開了,塗安生聽著腳步聲漸行漸遠、至直消失,這才緩緩閉上眼睛,醞釀睡意。

吊床旁的藤蔓枝葉,依舊會在有飛蛾蠅蟲過來時擺動驅趕,夜越發地深了,全然地黑暗壟罩著這一方世界,若不是塗安生心裡素質剛強,怕事被這無盡的黑給嚇破膽了。

過了很久,塗安生的意識一直徘徊在清醒與昏睡之間,始終沒辦法進入深層的睡眠。

這時,一陣輕巧的腳步聲傳來,塗安生的眼皮顫了顫,他把自己叫,身形依舊維持原樣,他醒聆聽著那些非自然的聲音。

腳步聲越來越大,卻沒什麼威脅性,他一度離塗安生非常近,大概就四五步的距離,卻很快的又離開了。塗安生悄悄的睜開眼,看看來的東西是何方神聖,卻沒想到入目的是常常的一串青色鬼火,有志一同地跟隨著那離開的人。

塗安生馬上就認出來那個東西就是不久前才見面過的天元獸。他皺了皺眉頭,搞不懂這是什麼意思。

天元獸表現得像是路過一樣。但他是路過嗎?怎麼可能!

原本還能心平靜氣的徘徊在要睡不睡的彌留狀態。現在被這麼打擾一遭,讓塗安生沒心情再睡了。

他像個枯枝一樣繼續躺著,自始至終都沒變化過一絲動作。唯一堪稱劇烈變化的,就是原本那些藤蔓只是拍走那些干擾的昆蟲,現在變成那些小蟲子一但靠近,就會被藤蔓枝葉給捲起來輾死。

2 thoughts on “主線任務三《天元秘境》04”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