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線任務三《天元秘境》03

天元秘境中——

排除各類妖獸或人物奪寶風險的話,也是一塊寶地。此地靈氣充裕,不受人為汙染,在靈氣的澆灌之下,仔細一瞧,這一方世界的生機煥發非常,吵鬧的人群走了,連空氣都清新幾分。

塗安生懶懶地癱在吊床上,吹著飽含靈氣的微風,若不是偶爾操控枝葉,挑落那些爬上來,企圖舔吸塗安生手臂上血肉的蟲子,他這副模樣宛如一具死屍。

也不確定是過了多久——至少塗安生都沒睜眼過——來自遠方的一陣震盪傳來,他連睫毛都沒顫一下,若是他有哪怕一丁點好奇心起來看看,就會看到西邊的遠處有一道沖天金光,直衝雲霄。

只是他並沒有理會,如同靜止的時間,塗安生一直躺在那裡。


氣溫漸漸降低,太陽下山了,密林中的溫度驟降,夜梟的鳴叫一聲傳著一聲。

「誰在那裡?」塗安生說,語氣平淡。

落葉被一步一步地踩踏,「沙沙」地聲響伴隨著某種厚重的步伐聲,朝著塗安生的方向前進。

那人離開樹叢的遮掩,踏出空地,身後還拖著一個長長的小鬼火隊伍,鬼火大約四五十個,可能還有更多,它們的光芒大小均不一樣,在空中載浮載沉的,展露出乖乖巧巧的模樣。

「你不在睡覺嗎?」那人這麼問。

「我的手痛死了,睡不著的。」塗安生隨口回答。

「那你怎麼還躺的住呢?」

這也是令人嘖嘖稱奇的一件事,明明就被困在荒郊野外,什麼情況都不得而知,怎麼這個人就這麼安安靜靜地躺著呢?

「那人」在心裡納悶著,他從下午龜在一旁看到入夜,他感對著天元秘境發誓,這個人類最大的動作只有呼吸。

「我不想回答你的問題。」塗安生做起身子,他表現得很吃力,瀏海都掉下來幾縷。

「那人」心裡想幫忙,才踏出一步,就聽見一聲低語,似是野獸震動喉頭的威脅。

「別過來。」隨著這一句話的吐出,隨即而來的是塗安生迸發的殺意。

他的面具使「那人」無法真正意義上地,看到他眼神發射出的視線,然而,「那人」卻覺得自己像被獵物一樣緊盯著。

由殺意構成的利刃,直直戳向周圍所有能戳的地方,包括他。

一時之間,萬籟俱寂。但「那人」知道,是附近的生物都因這個人類的殺意而猝死。

只是,「那人」還是神色自若的,一點也沒受影響的樣子。

「我殺不死你。」塗安生陳述事實。

他盯著對方,「那人」個頭大約一百九十公分上下,寬肩窄腰,卻有點駝背,人高馬大的身材頓時沒了氣勢。五官上,眉毛濃密秀長,一雙單眼皮,鼻梁高,鼻翼厚實,嘴型寬大飽——只差沒在額頭上寫著憨厚二字。

這樣的人就像普通的莊稼漢一樣,老實得丟進趕集的人流中,馬上就融入進去了。然而就是這樣的氣質與長相,讓塗安生目眥欲裂。

「你是什麼鬼東西?」塗安生的聲音又冷了一度。

「我不是鬼東西,我是天元獸。」他說,用那張憨厚的臉露出一個憨厚無比的笑容。「我天生天養,是與這個天元秘境共生死的伴生獸。」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