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線任務三《天元秘境》02

塗安生以及其他有木系靈根的人,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在生活應用上,由塗安生指導編織,用催生的雜草藤蔓給每個人做了張吊床。這個遺跡斷壁殘垣,屋頂漏風,但有了床,儘管只是草編的吊床,也讓多數人只想躺著什麼都不想做了。

時已入夜,期間來了幾隻妖獸,若是趕得走便趕,趕不走則合力殺了,只求保存最多的體力。現在,也是排了輪班的人馬負責提起精神盯著附近的動靜。

這三十個時辰堪稱膽戰心驚,這一團的人血腥味還是吸引不少獵食的妖獸攻擊,把所有人應付得夠嗆。但幸運的是,沒有再遇見其他人。待時間就要結束的時候,幾乎每個人都在失心瘋地倒數。

時辰一到,論道大會的青銅鐘再次被敲響,低沉的鐘聲悠悠迴盪在整個天元秘境之間,只要還存著一口氣,都會被傳送到秘境之外。遺跡內的眾人在聽到這聲鐘響時都徹底的放下心來,等待著被送出密境。

塗安生感覺到一股力量纏繞在自己身上,心裡做好了出去後又吐一波的準備,正當他感受到自己要迎接那種被揉成一團的感覺時,倏地,另一股帶有惡意的力量卻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竄了進來,塗安生眼神一凜,還來不及做反應時,一股衝擊撞向塗安生——他被反彈了回來。

塗安生又吐了,卻不是吐在進入秘境前的那個論道高台上。

他的手臂傳來一股鑽心地劇痛,這股突然的變動牽扯到他因受傷而破碎地身體,讓他覺得那些碎骨頭甚至糾纏在一起。

劇痛帶來的挫折感讓他無端的憤怒,這股激烈的情緒令他氣血大亂,他深呼吸、咬緊齒根爬起來,扭頭把嘴巴沾上的酸臭液體隨意楷在肩膀的衣料上。

所幸他在的地方還是那個廢墟遺跡,若是他落在了其他荒郊野外,肯定是要氣到走火入魔死掉。

他脛直走向吊床,跳上去倒下,緊閉的雙眼顯示出他內心的煩燥,雙唇不斷地開闔開闔,似是默唸著什麼……

與此同時,論道台上,正火熱朝天地討論著——

「怎麼回事?」

「除了死掉的那些,還有一些活人沒回來?!」

整個論道會場都震驚不已,一時之間交頭接耳的討論聲猶如淙淙河水,細密不絕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