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線任務三《天元秘境》01

塗安生兩隻手都廢了,無法被人攙扶,陳曄砍了幾根樹枝,加上其他人破裂不要的衣服撕成布條,勉強給塗安生做緊急固定,防止待會兒移動的時候造成二度傷害。

一大夥人都有大小傷,卻也不敢偷喘口氣,仙魔論道大會總共三十個時辰,他們一進入密境便遭此惡鬥,也就兩個時辰左右的事情,現在的狀況,要是再來一個襲擊,鐵定要全軍覆滅,因此每個人都打起十二萬分精神。

他們互相攙扶著轉移陣地,最後到了離方才戰場往西約五百公尺以外的地方,這裡有一處廢棄的遺跡。

這個遺跡似乎是一個宮室的殘骸,有可見的築高地基,屋頂已經倒塌大半,碎石瓦片雜亂的堆積著,雜草藤蔓叢生,儘管荒廢不堪,但這人為的痕跡還是讓一行半傷半殘的傢伙們感到一股親切感。一路人馬在這裡緩口氣,塗安生艱難地坐在一個地基上面,身型可以看見呼吸的起伏。

傷勢較輕的充當起護士,幫著查看傷勢嚴重的同門喂水換布。陳曄的頭上的傷口被清理乾淨了,只被塗了外傷靈藥沒有包紮。他走了過來,幫塗安生翻看雙手的木枝,調整歪斜的部分。

「你看起來對外傷處理很是擅長。」塗安生淡淡地說。許是精氣疲乏,口氣帶著虛浮。

「有點經驗,我以前過著一段不太安穩的生活。」陳曄如此回答。

「我以為這樣的人會期望安穩度日。」塗安生說。

這時陳曄扭轉到塗安生的手肘,令他「嘶」了一聲。

「你可有得受了。」陳曄在心裡估了目前為止的時間,說:「還要將近兩天的時間,你這雙手才能醫治。不過你可放心,最壞最壞的狀況只會痛不欲生,不至於雙手殘廢的。」

「那還真是謝謝你的安慰啊!」塗安生狀似涵養地抿抿嘴唇:「所以你之前做什麼的?你這樣一副良家夫男、娃子遍地走的相貌,來無生堂真是怪了。」

眼見無法成功轉移話題,他也只是笑笑,依舊緘默不語。

沒挖到想要的掛,塗安生忽然來了一種無趣感,也不想想自己也是那種會迴避挖掛的人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