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線任務二《仙魔論道》05

無生堂剩下的三人之中,除了塗安生,另外兩人中,一人是身形剽悍的壯漢,手持一把斬馬刀,名叫陳曄,塗安生在此行來路上因為對方的身材頗為顯眼,因此瞄幾次就記住了。

另外一人身形相較之下較單薄,雙手持著一對參差劍,塗安生也記得這個人,今年過年對方還來下過塗安生的訂單,做了一套百合白的新衣服,現在就穿在身上,那人叫做鐘玉禾。

鐘玉禾突然爆起,他迅速衝至對面那一個剩下的築基期修士,右手用長劍架開對方的反擊,左手短劍向前突刺,伴隨著金屬性靈力的肅殺之意,將對面的築基期修士破胸斃命。在殺死他的同時卻也被金丹期修士趕上,他一拳帶火氣的拳頭打過來,將鐘玉禾擊飛重傷。

在這夾縫中塗安生與剩下的陳曄同起而攻,明明只是點頭之交,但在這生死關頭之間,他們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默契。

陳曄持刀主攻上路,掄起大刀劈向對方的門面,塗安生則攻下路,運用武術伴隨著靈氣在路數之中激射出飛針。

然而越級打怪還是會翻車的。

對方能從混亂中留到最後,自有他的道理。

只見那金丹期修士以靈力護體,伸出護手架住陳曄砍來的大刀,另一隻空的手抓住他的衣領將他狠狠砸在地上。塗安生的飛針也預料之中的被護體的靈氣彈開。那金丹修士將陳曄砸在地上還沒完,更舉起他朝塗安生丟過來。

塗安生便接住了他,兩人一同翻滾在地。塗安生被墊底摔倒在地上,背部一陣衝擊令他短暫昏迷一剎那,他咬舌,將陳曄翻開,就見那金丹修士已經向這裡衝過來,他趕緊起身,只來得及架起防禦的手勢,對面的重拳已到,塗安生交叉起雙臂格檔的當下便聽見骨骼碎裂的聲音,他被這激烈的力道擊飛出去,熱辣的疼痛衝上腦袋,手臂上的衣服已經灼燒了起來,他的手臂除了有明顯不自然的凹陷,皮膚也有明顯的焦黑。

與此同時,塗安生的面具也在這衝擊中被撞飛,露出那張濃妝豔抹的臉。

呦喝!你這骨相可不似女人,這臉紅妝啊——嘿!莫不是入修仙之道前,是個唱戲的兔兒爺吧!」

塗安生艷紅的唇角撇出一抹冷笑,他踉蹌地向前踏出一步,那金丹修士也再次發動了攻擊,金丹修士爆衝而來,拳頭似流星急速掠過,塗安生穩住下盤,用另一隻尚好的手操控著四散的飛針聚集,在對面的拳頭落下時用那隻手去接,又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音,塗安生在當下像感覺不到疼痛似的,竟舞動起方才斷裂的手,用上臂結合這次廢掉另一隻手臂卡緊金丹期修士的拳頭。

但就在這拳頭卡在塗安生懷中的檔口,飛針迅速而至,金丹期修士在被這自殺式防禦的情形震撼到的那一瞬間,飛針直射他的雙眼,他大驚偏頭閃去,卻順勢看一抹精光,那是原本倒下的陳曄,他在金丹期修士與塗安生過招的這段時間爬了起來。

此時的他滿頭是被砸出來的鮮血,揮舞著巨大的斬馬刀朝金丹期修士砍來,雙眼的殺意像凝實的樹膠一樣,在他與金丹期修士對上雙眼的這一刻緊裹著金著丹期修士的意志。

一聲破空的劈砍聲,金丹期修士人頭落地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