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線任務二《仙魔論道》02

說起這仙魔論道,實際上就是取代戰爭的產物。長菁古老的四大家族以及後起的六大門派為了互相展現實力,互相拚比而產生的運動外交。

場地選在由天道所控,已經萬年不滅天元秘境內。論道大會中比試的內容為尋找秘境中潛藏的旗幟,手握旗幟最多的前三甲門派或是世家,則可獲得天元秘境的百年使用權。

塗安生對這一切均懵懂無知,在這樣突然被寄予厚望而點名參賽的情況下,他只好——

拿出自己最閃亮艷麗的衣服,被無生堂打包送去仙魔論道大會的會場了。

論道大會上人頭攢動,各門各派的菁英與新秀都在此處,塗安生第一次參與這麼大場合的盛事,心裡泛起一股緊張感,他許久沒這般的心情了,自從修練無生賦,他可以明顯感受到情緒的流逝,若是事物的刺激力度不夠,便很難再激起情緒。

仙魔論道無疑是一場盛會,從開場入座、主席致詞、各家各派弟子登上論道台等等流程,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。

塗安生感到毛髮豎立的那一刻是登上論道台的時候,隨著司儀唱名唱到無生堂,他緊跟著自家的人馬在所有與會人員的注視下爬上長長的階梯,外界的視線猶如實質的箭往這裡飛射,令自己雞皮疙瘩。

不同於素心門正直莊重、白鶴仙蹤仙風道骨、北玄劍宗劍氣凜然、百煉教邪氣陰陰的入場氛圍,無生堂入場時殺意濃厚,並非刻意釋放,而是長年殺戮,行進間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。

無生堂的殺戮之道以無情為基礎,殺起人來出名的不留情,狠毒名聲再外,平常偶然遇見無生堂門人都沒人想攀談,只能透過這種公開場合正大光明地投注出好奇與查探。

各方神識不停得戳來戳去,塗安生有點後悔今天穿得太閃亮曝露,儘管他知道各方牛鬼蛇神的神識,所有入場的世家門派都被舔過一遍,自己遇上的時候就覺得特別詭異,好像在大街上裸奔一樣。

他想,難怪無生堂的信物是面具,五官乃情緒表達的重要管道,把臉遮住便形成一個重要的阻擋屏障,管他殺手戴面具是不是不想露出真面目呢。

待無生堂站定位,司儀唱名了最後地望月樓,六大門派齊聚一堂,長菁大陸近期崛起的勢力一同在論到高台上,加上先前登台的四大世家,一時間氣氛風起雲湧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