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線任務二《仙魔論道》01

塗安生的房間窗戶就開在東南方,每日早晨日出的陽光灑入室內,安生睜開眼眸,初晨緩和的陽光將塗安生的眼珠子透成琥珀色。

四年過去,塗安生的修為步入築基期,可謂新一代中十分迅速的後起新秀了。在整個竹堂裡比過許多入門好幾十年的師兄們。

早已辟穀的塗安生照裡而言,在煉氣鍛體時就不用在用凡人生活的模式生活,不過塗安生享受這樣的日子,每天還是會吃點東西,按時睡覺。

塗安生照例起床打理自己,然後進入工作室將訂單取出查看,之後便一件一件處理起來。

在他裁布料剛裁下一截時,他聽見屋外的一陣步履聲響,便放下手上的剪刀,出了工作室,便看見引導師兄推開門走了進來。

「你的衣服還沒做好呢!」塗安生笑道。

「今天可不是為了衣服來的。」他拿出一籤信捲,朝著塗安生晃了晃。

無生堂中的門人執行任務有兩種方式,一種是門人主動去接無生堂接洽的生意,另一個則是無生堂主動發派給門人。

發派的任務會用信捲的形式,由中間人發派傳達。

塗安生先是泡茶招待跑一趟的引導師兄,再接過他遞來的信捲展開查看起來。略為瀏覽過後,他眉頭皺了起來。

「仙魔論道?」他不可思議地將任務主軸唸出口。

「你道是幸運,參加仙魔論道的名額一向炙手可熱,主事的長老親自點名你加入名單內,憑的只怕是你花四年便入築基的天賦。進入天元秘境的人無論境界高低,只要不死,平安從中回來,總會有極高的機會愈到不可多得的機緣。」

塗安生看相對方心生羨慕的神情,遲疑的道出自看到信箋時就有的疑惑:

「仙魔論道……不是在四年前就結束了嗎?」

……

黃花飄落,早晨的鳥兒振翅拍羽的破空聲「劈哩啪啦」地落在窗櫺邊,啁啾的鳥鳴聲填滿屋內兩人尷尬的空間。

「塗安生——」對面的引導師兄誇張地嘆了口氣。「你若是閉關修煉不聞窗外事,那也就算了,但你這裁縫經營的有聲有色,大夥兒都喜歡出任務後給你補衣服,每年新年也懂得換花色了,生意人消息不都很靈通嗎?你怎麼就不知道仙魔論道延期了呢?」

「這裡是無生堂啊老哥。」塗安生執起茶壺未引導師兄添滿了茶杯。「像你這般愛嘮叨的可不多,你就直接跟我說發生了什麼事情吧!」

對面的人翻了個白眼,道:

「你究竟是上來北斗峰修練的,還是來開店的呢。」

說回當年,塗安生圓滿完成任務離開後的隔日,瀧光城的護城塔突然崩塌,相同的時間,其餘主城的護城塔也發生了崩塌的問題,整件事情疑竇重重,當日瀧光城的衛兵迅速掌控現場,沒有造成太大的傷亡,但這一變故註定無法如期舉行仙魔論道大會,因此就延期了。

這一延,便延到了今年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