門脈任務一《千面人皮》02

安生到了竹堂的大堂集合,到了大堂,就看到了稍早的那個同期,他一見到安生又露出了一股難言的表情。

「你不是化了妝嗎?幹嘛還戴著面具?」同期弟子匪夷所思。

安生那唇彎了彎,笑道:「我這個妝化得太好看了,你今早不是也看傻了眼嗎?就想用面具遮一遮。」

這話聽得特別耍人,那個同期聽了也不跟他說話了。

時辰一到,菊堂的元嬰弟子在為首的執事帶領下魚貫而入,儘管他們已經將修為內斂,但元嬰修士的氣勢還是讓整個空間的密度極速飆高,令人隱隱喘不過氣,甚至有人開始扯扯領子。安生同樣也促了蹙眉頭,但裸露在外的紅唇卻是沒有改過一絲弧度。

菊堂的執事走上廣場上的高台,開始主持這項事宜。他朗聲:「千面人皮是無生堂弟子的重要信物,以後在各堂理事堂裡得先亮出信物,才可以領取資源。外出任務時也必須出示信物,方可取得同門協助。但是--」

執事他話鋒一頓,環視著台下的一眾弟子,這才說:「你們之中若有人不慎丟失信物,記得,拚死也要找回來,無生堂信物,是不會補發的。」

塗安生聽著執事的口氣,似是還有後話,但等了等也沒等到,反而執事宣布活動開始。大夥兒被四散的菊堂弟子小團小團地帶開,接著便是熱火朝天的討論聲,難得令這個氣息冷漠的無生堂有了點生氣。

很快,安生便配到了一個菊堂師兄。他的面容普通,但眼神卻配不上這張臉,讓安生懷疑這就是千面人皮的威力。

那位師兄口氣平穩地道:「你只要告訴我你的面具想要什麼款式,盡量仔細一些,這樣做出來才不會有落差,你自己帶著也歡喜。若是覺得說不明白,也可以用畫的,或是找東西類比。」

安生不同於其他人跟著被分配到的前輩開口討論東詢問西,他直接拿下臉上的面具遞到師兄面前,直言:「就照這個做吧!盡量做薄一點,可以兩者相貼,讓我一起戴在臉上,需要的話可以在原本的面具上加工,不礙事的。」

塗安生的動作讓對面的師兄一頓,眼神僵直的盯在安生精緻又張揚的臉上,表情罕見地出現了驚異,不過很快地又恢復了原先老實的模樣。

他接過面具,查看起來,說:「上面有些紋路,你的千面人皮上也要有嗎?」

安生回答:「要的,但不要上面那些,可以幫我另外刻萬年青的圖案嗎?」

師兄回答沒問題。

由於有了實體可以參考的物件,安生這組很快就交涉完了,面具被借去畫了圖紙,他也跟著去看看,忙著忙著,這一日也就過去了。

安生面具被帶走,今天便頂著一張艷麗的臉回居所去,他戴著面具入門已經吸引了同門的目光,脫下面具的臉又這麼鮮豔,加上穿著暴露,冷淡的無生堂門人都忍不住望著他幾眼。導致這幾日,無生堂內同門修士私底下聚會的時候,還難得針對這個袖裡袖氣的小師弟八卦了一下。

安生這麼過了幾天,到了第七日,他的面具熱騰騰地出爐了。他依舊頂著一張艷麗的裝容去取面具,再頂著同樣張揚地臉回來。

一踏入自己的房門,安生便卸下了妝。只要再不出門了,他便會快速地卸下濃妝,因為妝塗在臉上也是會傷皮膚的。

卸了妝的塗安生彷彿脫去了外殼,不再是外面那個電眼小師弟。若是有外人在此,便會驚愕地發現,卸下妝容的塗安生並非外人猜測的那般,是個面容素淨的青年,反而自鼻樑往上的上半張臉,遍布著疑似長過什麼膿包後,一圈一圈的疤痕。

——這赫然是一張因病毀容的臉。

他像個布偶一般坐著,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向下偏過頭,盯著手裡握著的千面人皮。

外人被他這幾日塑造的形象牽引,連菊堂的那位元嬰師兄都沒發現,從塗安生接過他手中千面人皮的當下,他的手就沒有停止顫抖過。

塗安生細細地看著自己的千面人皮,又是哭又是笑的,水珠砸在工法細膩的萬年青上,他喃喃地說了——

「我有跟你一樣的面具了,安生……」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