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線任務一《密室石像》02

密室石像 02

無生堂位於北斗峰峰頂,離瀧光城路途遙遠,但幸好,北斗峰一帶山體延綿入海,在造港有天然優勢,無生堂就有經營一處港口。

聽聞要坐船的塗安生提問為什麼不御劍過去,反而快一些。

來帶著他上船的師兄笑問:「做過船嗎小朋友?」

「沒。」自己到二十多歲了還只是個小老百姓,沒錢沒命出海。

「這恐怕是會暈船呢!御劍也是會暈劍的,暈船還能吐海裡呢,暈劍就吐天上,這嘔吐的污穢物往下掉,生靈塗炭呦!」

「……」

這話說的,吐海里就不會擾海民了是吧?

正如那位師兄所言,安生至目前從來沒坐過船,不可避免的小小暈了一下,他默唸著那位故人教給他的靜心訣,實在無法停止暈船的煩躁,因此去甲板透風乾嘔。

在塗安生吐得不可開交的時候,甲板上來來往往的人群中走出一個人,正是那位接應自己的師兄。安生老老實實的問好,兩人就此聊了起來。

「說起來,剛入無生堂就蒙面的人不少,但面具如你這般作工精緻的倒還是第一人呢。」

塗安生臉上的面具是翠綠的溫玉,上頭刻著柿蒂頭和桃花枝,刻紋還仔細的上了一層金粉描邊,讓面具的紋路在光下褶褶生輝。

「無生堂啊!每人都會有一張千面人皮,大家用著習慣了,就算要以面具遮面,最後也都直接帶上千面人皮。那啊,有人戴上面具是為了遮容,可能是毀容,也可能是想避仇,有些人戴上面具是想掩飾過去,當個無面人,那你呢?你為什麼帶面具呢?

一提到面具,安生便是有感而發。

「因為我小的時候長的很漂亮。」塗安生以此為開頭,開始述說自己的回答。

小時候的小安生是面紅齒白的小仙童,因為自己從小長得漂亮,常常被歹人惦記。輕微的是鄰居亂摸兩把,嚴重就是上廟會都會被偷抱走,於是自家的哥哥就花錢買塊玉,請工匠刻了代表事事如意的柿蒂頭與闢邪的桃木枝,做個玉面具給自己帶著。

玉是好玉,觸感溫潤,冷天的時候不太冷,熱天的時候不會太燒,讓小安生帶起來很舒服,也就不排斥平時帶面具出門了。

但要想隔絕歹人思念,卻沒有預想中的效果好。令人無奈的是,帶上玉面具後的安生,又得了個玉面郎的稱呼,來的歹人又更多了。

安生笑哈哈的表示,面具已經帶習慣了,也出了那個舊居地,但世界之大,歹人之多,如何都不敢脫下面具,就怕藍顏禍水。

師兄聽完斜斜的瞄了他一眼,眼睛從下掃到上,再從上掃到下。

塗安生的穿著一向古怪,大敞前襟不說,還套了個艷桃紅的腰帶,結處還用了好手法打出一個千花結,褲腿兒短到腿根,就跟沒穿褲子一樣,北斗峰冷得要死,這個小凡人就不怕被凍死嗎?

「你這個小樣兒。」師兄最後沒頭沒尾的笑罵道,逕直回去了。

人家心裡有故事,不是熟人還是不要隨意挖掘的好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